颂香

  康元县的夜晚要比京城的夜晚要安静得多,我将九娘下午带回来的花全部移到了后院。那片黑土最适宜这些娇嫩的花朵汲取营养,健康生长。

一个衣衫褴褛邋遢的小乞丐站在京城胭脂阁门前热泪盈眶对着手中的图案:“终于找到了。”
  胭脂阁是京城最大的青楼,这里没有男尊女卑,凭靠自己双手在这不平等的年代里生存下去。传说胭脂阁是几千年一个神秘女子建造的,然后就消失不见了。陆小蝶看到这具有古今结合的设计,不禁感叹这独特的房子见证了姑姑当初穿越到古代的成就。
  她是21世纪90后花季少女,是第520代具有异能的女孩。在5月20日那天,她的姑姑给了她这张设计图让她找到实物,将这特殊药水点在那个朝代房子就完成异能家族使命。结果她就穿越了。时空有点误差,没有穿越到姑姑所到年代,而是到清朝京城。
  清朝,陆小蝶来了!
  一,
  这个叫楚云烟的女孩真是狡诈。不过就吃了她一碗阳春面,三叠糕点,外加住宿了一宿,就把这胭脂阁交给她来继承。天哪,她陆小蝶如花似玉少女怎么就被‘设计’成了青楼老鸨!抗议,抗议……
  “小蝶,慢慢来,很快就习惯了。”楚云烟一脸得意的笑看着陆小蝶。
  一身白色的拖地长裙,宽大的衣摆上绣着粉色的花纹,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芊芊细腰,用一条紫色镶着翡翠织锦腰带系上。乌黑的秀发用一条淡紫色的丝带系起,几丝秀发淘气的垂落双肩,将弹指可破的肌肤衬得更加湛白。这古色天香的女子,是陆小蝶吗?
  “云烟姐姐,我能换了这身裙裳吗?”古代人就是很麻烦,她还是习惯那套小乞丐的衣裳,方便行动。
  陆小蝶心想,姑姑说过异能有效期到16岁,若在16岁之前没有找到古代宝贝就会穿越回到现代,后果就像姑姑一样:一辈子呆在精神病院。这古代宝贝究竟是什么呢?
  “云烟姐姐,你们这哪里有宝贝?”宝贝最重要。
  “宝贝?天下宝贝多的是,妹妹指的什么宝贝?”云烟是南诏公主,听说中原有个宝贝叫如玉枕,是某个落后部落进贡的。
  算了,总不能告诉一个古代人,她要的是回到现代不变精神病的宝贝吧!
  陆小蝶握着姑姑给的特殊药水,心想还是等找到宝贝再让胭脂阁消失匿迹吧!她突然觉得,在古代没有电脑,真的好无聊啊!
  二,
  如玉枕。得之,可天下第一。
  这样的宝贝引起武林旁门左道想入非非,江湖不在平静,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呢?
  在紫禁城皇帝书房里,两个人跪在一个男子面前听候发落。靠在左边穿红加黑的官服的俊俏少年是当今武状元沈少白,而旁边那个人则一身黑衣少年显得有点冷酷等候皇上命令。
  “韦玄,这次潜伏红花会揪出叛逆乱党有功,朕……”
  “皇上,属下不要赏赐。”韦玄说道。
  “现在没有外人,论辈分来说,我还是你皇舅。”皇上看着他叹息道。
  韦玄的娘亲是皇帝亲妹子,当年跟随韦小宝和其它妻妾浪迹天涯。没想到一转眼,他们的孩子都那么大了。皇上知道韦小宝还是讲义气,没有忘记他这个小玄子。
  “是,皇舅。”韦玄知道爹爹一心惦记他这辈子忘不了的朋友小玄子,所以让他替父在皇上身边效力。
  韦玄是皇上身边秘史,只暗地为皇上处理任务。上次红花会叛逆余孽一次性产出多亏韦玄和沈少白内外结合,才恢复太平盛世。
  “江湖人士对这如玉枕虎视眈眈,朕将这枕赐给沈卿家。”
  “皇上万万不可,这枕乃是一国之宝,臣要不得……”沈少白推辞道。
  “爱卿过不久不是要成亲,这是朕给你们的礼物。”区区一个枕头把它当宝?真是可笑。
  “臣谢主隆恩。”
  “但这次江湖密谋偷取国宝不是那么简单。沈卿家暂且保密玉枕在状元府,韦玄调查幕后主谋。”
  韦玄和沈少白向皇上告辞走出了紫禁城,这皇宫就跟鸟笼让韦玄很不自在,也许自小生长在外面不受拘束。替皇上办事几个月来,他的性格稳重了很多。
  “韦兄,我们到胭脂阁庆祝这次剿灭红花会喝一杯。”沈少白心想云烟肯定在胭脂阁。
  “沈老弟,你可是要大婚之人,还迷恋青楼。小心你家娘子一哭二闹三上吊。”韦玄又变成一个风流倜傥的样子,打趣说道。
  “冤啊,我那娘子天天在胭脂阁培养新来的继承人。韦玄,你就陪陪我去吧!”沈少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三,
  陆小蝶今天心情特别好,她终于知道这宝贝在皇宫里,带着宝贝回现代去就不会被当成神经病了。可是下一秒就哭着一张小脸,这皇宫可是戒备严的地方怎么能拿到宝贝呢?
  “小蝶,云烟呢?”
  陆小蝶在发呆,一听到熟悉的声音看见来者便起身往内阁跑。他这个沈少白三天两头到胭脂阁抓逃妻,他俩夫妻一个躲一个追,受苦的还是她。刚刚送走了楚云烟,这个沈少白又来了。
  韦玄看到粉色身影像是见到鬼一般逃离,不禁对这个女子感到好奇。他见到美女无数,流连过很多花丛,为何眼前的女子,让他想一直守护的感觉。
  “别找我,我不知道。沈少白,我告诉你,我知道你点穴功很好,这次我真的不知道。”陆小蝶像是小鸡见老鹰一样围着圆桌躲着沈少白接近。
  “那你跑什么,你把云烟藏哪去了?”
  这个小丫头跟云烟一样古灵精怪,谁要是喜欢上这个小丫头肯定跟他一样,唉,苦命的男人啊!
  “她这么大的人,我藏不住啊。沈大哥行行好,管住你媳妇。我已经答应你媳妇接管胭脂阁,可不想每天被你点穴像阁木头人。”
  陆小蝶闪过韦玄的身边,却被韦玄从身后抱住。那身上散发出的茉莉花香味,让他收紧怀里的人儿。
  “放肆,快放我下来。”被陌生人抱着,她还真不习惯。更何况是异性,脸情不自禁的红了。
  “不放,你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可以考虑。”
  沈少白一脸好戏看着眼前这对人,看韦玄眼神一脸暧昧,但眼神充满了认真。他想这个胭脂阁不久又有老鸨出嫁了,他得快点找到他的小娘子云烟。
  “你这个色狼,胭脂阁不欢迎你这种客人,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
  陆小蝶发现没有人听她号令,简直气疯了。她虽然跟楚云烟交代这胭脂阁由她做主,她没有一技之长登上老鸨之位,大多人不服。
  “哈哈,小野猫你是这样招呼客人的吗?”韦玄轻轻吹着她的耳垂,暧昧的口气让她顿时无语。
  “放开我,我是老鸨。你要是想要姑娘伺候,我叫花魁伺候……”
  “可是我就要你,叫我韦玄。”
  “这位爷,我陆小蝶还没轮到让人命令……”
  陆小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带有惩罚的吻狠狠地堵上。韦玄深深的吻着怀里的人儿,忘记刚刚出现在胭脂阁的江湖三偷看着他们。
  可恶的色狼,她一个90后少女还保存着初吻就这么被一个古代人给夺走了。陆小蝶的异能除了穿越到古代,没有其它特异保护功能。
  “记住叫我韦玄,或者是玄。我不介意你叫我相公,我决定娶你为妻。”韦玄认真的说道,对第一次见面就谈论亲事的女子,她是第一。
  陆小蝶气的推开他:“你这个伪君子,你爹是怎么教你的,见一个娶一个吗?”她是现代人,她可不想生活在男女不平等战乱的年代里。
  “是的。”他邪魅的一笑,他遗传了他爹韦小宝风流倜傥。
  “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陆小蝶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娘子,你说我们儿子会不会跟他爹一样。”韦玄紧贴着陆小蝶,那阵阵的香味从她身上发出来,引得他不自在。
  “哼,想娶我?那就拿如玉枕当聘礼。”
  知道宝贝具体位置在皇宫,可是皇宫那戒备甚严,这眼前愣小子可以利用一下。
  四,
  “什么!你爹叫韦小宝?”陆小蝶激动握住俊俏的少年手,似乎要从他脸上找出大名鼎鼎韦小宝影子。
  韦玄很不高兴,这丫头居然被爹爹的魅力所折服。他挺挺肩膀,将他搂在怀里霸道地宣布:“你打消做我爹八姨太的念头吧,你是我的!”
  陆小蝶翻了白眼,她只不过对韦小宝这个人感到崇拜而已。
  “你要娶我,就必须拿如玉枕做聘礼。”陆小蝶推开韦玄的怀抱,对帅哥的靠近,她还真不习惯。
  “好!”
  韦玄答应的很干脆,这样子就有借口混进那帮江湖怪盗谋划盗取如玉枕头。只不过陆小蝶不知道,在他肯定的那一秒里她感动了把自己的心悄悄的给了他。
  五,
  风四娘听说胭脂被一个叫陆小蝶的姑娘接管,而且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无才无德。她实在不懂女儿为什么处心积虑的要这样的人接管胭脂阁。
  “你是陆小蝶?”
  “嗯。”
  眼前这个风韵犹存的女子一直打量着陆小蝶,这个陆小蝶虽然没有一技之长,但给风四娘一种很亲切的感觉。
  “你是什么地方的人?”听云烟说过,这个姑娘四处流浪,至于哪里人士她也不知道。
  “我是皖人。”陆小蝶说了安徽的简称,不知道这个古代人听的懂不。反正她是外地人。
  “哦,姑娘穿越此地多久了?”居然是现代人,风四娘激动握住陆小蝶的手。
  “你也是?”陆小蝶小心翼翼的问道,在大清朝能碰上老乡真是不容易。
  风四娘慢慢到来,当年她是灵魂寄生在风灵儿身上。陆小蝶不可思议听着神话般的传说,她不得不信,要不然她这个特意功能穿越到古代又怎么解释呢?
  “你意思说,你16岁的时候异能就会消失,你就会回到现代?但必须拿着当朝的宝贝,否则会变成神经病?”风四娘听完陆小蝶的经历问道。
  “是,我姑姑就是胭脂阁创始人。她当年为情所困,本来建造这房子是想成亲居住。男子抛弃了姑姑,所以姑姑才要为女人争得一席之地。姑姑很后悔改变了历史,所以才让我把胭脂阁在这个年代里消失,没想到穿越到大清朝。”陆小蝶无奈的说道。一想到找不到宝贝回现代变成痴痴傻傻的神经病很痛苦,只有十分钟清醒。一辈子这样,她不要。
  胭脂阁最近出现很多陌生人,看来江湖都围绕这个如玉枕。
  韦玄从胭脂阁打探到,这个引起混乱的是八阿哥主使的。像这种兄弟反目,争夺皇位的历代都有。幸好自己出生平民,虽然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很多,但都相亲相爱。
  六,
  陆小蝶听沈少白说,韦玄在皇上面前立了大功,这盗取如玉枕的幕后主使抓到了。这宝贝一直在沈少白手里,联合演了这场戏。陆小蝶没有生气,只是很绝望。不是为了没有拿到宝贝,而是韦玄欺骗了她的感情。
  “你娶我是为了替你查案吗?”陆小蝶忍着心痛问道,她不相信他对她没有感情的。
澳门新葡亰76500,  韦玄沉默,她说的没错,一开始是为了查案。但现在不是,可是他说出来她会信吗?
  “我……”我真的爱你。韦玄说不来,平时那个能言会道的他突然沉默了。
  陆小蝶的爱彻底失望了,如玉枕不算什么,关键她付出的爱得来的是欺骗。她决定了,决定了离去。
  “你可以吻我吗?”陆小蝶看着韦玄,乞求道。
  韦玄的的拥抱那么真切,吻那么刻骨铭心,这是一场没有结局的爱恋。轻轻的将那液体洒在这片土地上,淡淡的茉莉花香散漫了整个大清朝。
  所有人的记忆,淡淡的消失了,天上的星星还是那般明亮,让人忘记了童话般的青楼。
  陆小蝶走了。
  七,
  三年后。
  一个衣衫褴褛的小乞丐站在京城同福酒楼下,伸伸懒腰大喊:我回来了。
  三年前陆小蝶带着伤痛离开了京城,这三年里她游遍大清朝名胜古迹。今年是她16岁,还有三个月就是她生日离别这个朝代的时候。她唯一放不下还是京城。
  “老板娘,给我一碗阳春面,三叠糕点。这是一两银子。”陆小蝶从怀里拿出银子放在桌上。
  她想这个楚云烟这下子没有法子设计她了,没想到三年来,她成了同福酒楼的老板娘。虽然她不认识她了,这样的结局也许是好的。
  “你这个死丫头,你终于回来了。”
  楚云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起来,把沈少白给吸引过来了。看到一个小乞丐把自己娘子惹哭了,十分不满。
  “臭要饭的,快点滚。”
  陆小蝶没有发火,她起身准备要走。她知道眼前的两个人终于在一起了,她感到开心。楚云烟拦住了她,哭腔道:“少白,她就是小偷,偷走小玄子心的人。”
  她陆小蝶可从不做违法的事情,怎么偷心了。
  “小蝶,你回来了。”
  那个俊俏的少年脸上多了岁月的磨练,他寻找了他三年。当他听到风四娘说陆小蝶经历的时候,他恨不得把自己千刀万剐。沈少白将如玉枕给了他,三年来一直寻找,都是了无音讯。
  陆小蝶还是忍不住哭了,她躲了三年,本以为会忘记他。
  陆小蝶记不得当时怎么答应韦玄的求婚,她想在这个古代留下幸福的回忆。和心爱的男子在一起,什么都不重要了。
  八,
  鸡鸣催醒了床上的人儿,昨夜是他们大婚的日子,也是她的生日。陆小蝶睁开眼睛,床上只有她一个人。梦,终于醒了。她穿越回来了,她哭了。
  “娘子,怎么哭了?”
  男子端来鸡汤给床上的人,见到她哭了。慌忙放下鸡汤,走到床前将她搂在怀里安抚道:“是不是昨夜弄疼你了?”
  陆小蝶看到韦玄,她没有穿越回去,一时激动搂紧他。听到他的话,想起昨夜那幅春宵,她的红了依偎在他的怀里:“我找到宝贝了,玄,我爱你。”
  16岁的陆小蝶特异功能消失了,她成了普通的女子生活在康熙年代里,和心爱的他一起游荡大江南北。

  九娘曾是京城名动一时的青楼花魁,姿容绝色,一曲异域胡旋舞妖娆魅惑,引得无数权贵倾服。她身处酒色之地,浑身透着一股子妩媚之气,却偏偏爱上了丞相的末子。

  当今丞相,何等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如何看得起青楼出身的九娘,即便她洁身自好,出淤泥而不染,也不过是他人眼中的浪荡女子。两人相约私奔之夜,九娘在相约的小巷中被一群下流地痞捆走,惨遭凌辱,自知无颜再与情郎相守,一时想不开便要投河自尽。

  我恰巧从那石桥上路过,拽住了她纤细的手腕,救她一命。

  最丑不过人心。

澳门新葡亰76500 1

  那昔日风度翩翩,一派斯文的丞相末子在河边酒肆与一女子谈笑风生,亲密不已。九娘呆立在我身边,已是全然明了。所谓的一往情深海角天涯不过是富贵公子习以为常的情场把戏,小巷中的惨遇也不过是那人厌弃的手笔,他怎么会真的舍弃富贵生活同她浪迹天涯。

  她在一旁默默流泪,晶莹的泪花滴在冰凉的石墩上,砸出一朵绝望的花蕊。

  “如今你还想死吗?”我看着她,望着她黑亮的眼眸。

  她摇了摇头,语气哀戚:“我不想死,我要活着!”

  我点头一笑,为她整理凌乱的发髻。

  “以后你便同我一起,好好活着。”

  “你是谁?”

  “颂香。”

  我与九娘搬来康元县已有半年之久,我们开了一家胭脂铺,以奇香闻名,她平日里奔走弄回我所需的原料,我负责研制。这样的生活,着实惬意的不真实。

  伺弄好花草,九娘已经备好晚膳,她蹙眉坐在桌边,一粒未进。

  “你要回京吗?”我在铜盆中洗濯手上的泥土,清澈的水即刻变得浑浊无比。

  九娘表情十分纠结,秀眉狠狠皱起。屋内一时无言,良久之后,她才开口道:“他下月初一大婚,我必须去,我要让他知道我还活着,一生不宁。”

  我叹口气,坐到她对面。

  “已有半年之久,你的恨意却没有丝毫消减,反而愈来愈盛。你若是去了,恐怕难得脱身。”

  九娘突然跪倒我面前。纤细的手指紧紧抓着我的裙裾。

澳门新葡亰76500 2

  “颂香姑娘,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你可以帮我的。你一定有办法!”她的眼泪滴在我的绣花鞋面上,带着狠毒的凉意。

  “九娘,”我搀起她,“你会下地狱的。我不愿见你那样的下场,你,还有别的活法。”

  “可是我已经下地狱了,颂香姑娘,我不甘,他对我实在太狠,实在太狠,不取他性命,实在难消我心头之恨!”

  我哀叹。爱之愈深恨之愈切,九娘,注定无法这关。

  “我答应助你,只是这样也会毁了新娘子的幸福,她是无辜的,你得用性命去偿还,即便是这样你也愿意吗?”

  九娘点头,万分笃定:“我愿意!”

  “那好吧。”我起身取下柜上的一盒胭脂递给她。

  “只需你们见面之时,抹在你的唇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