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行心事,莫问前程

  前言

如果说梦想是盛开在枝头的花朵,那么属于我的花朵早已被岁月凋零,拾起飘落的花瓣,小心翼翼的珍藏,用以作为生命中青春的纪念。

  这是一篇关于暗恋的故事,主人公是我初中时候的班长——一个眼睛大而有神的小姑娘。这篇文字前后曾犹豫了三年要不要写,期间写了很多提纲,却——弃之,不敢动笔。因为这是我内心深处最美好的记忆,最单纯的梦,我不愿意拿出来分享,更害怕这篇文字若被主人公看到,会有打扰对方正常生活的嫌疑。2014年平安夜的晚上,我趴在被窝里,抱着IPAD听歌。当播放器放到《童话》的时候,刹那间泪眼婆娑,想起很多往事,于是便有了这封来自十年后的信。

很庆幸,如今的我还能以敲击键盘来代替尘封的笔,记录诸多心事。在网上写文字,转瞬已经一年有余,大小文章写了数百篇。深切地体会到文学是一条寂寞且漫长的路。脑海中,还会时常浮现初中时的自己,坐在老家的小院里,看着夏夜里的满天星斗,闻着满园的蔬菜清香,为写一首诗而苦思冥想。母亲看着我凝重沉思的表情,会忍不住发问:你写这个有用吗?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有用!长大了可以当作家。

  旭儿:

当作家,是深植在我青春里的梦想,曾对着滑过夜空的流星许愿,曾对着如水的月色暗下决心,长大了一定要当一个作家。祈盼着有一天梦想能照进现实。初中时,特意准备了一个作文本,把写好的几篇文章拿给语文老师点评,在语文老师用红笔写下的长长的评语中,有一句话至今仍然记得:坚持是实现梦想的唯一途径!

  展信佳。

有时,靠在老家枣树下的青石旁,捧着一本《收获》,读得忘了时间,任斜阳投下金色的霞光,母亲呼唤吃晚饭,几经催促,才意犹未尽的合上书,满脑子都是书里的故事情节。高中暑假里,租来十几本名著,感觉最快乐的时光,是沉浸在无尽的阅读中。

  旭儿,你可知道,当我提笔写下上边五个字的时候,内心就像翻倒的五味瓶,不知道是何种滋味。原谅我又用多年前这般矫情的心情起笔,只因我只是简单地怀念起你,怀念那种曾几何时懵懂的情愫。它搅得我的心慌乱不已,连想对你表达的情感也没有逻辑可言。

青春是疾驰的列车,不知能把你载向何方。高三时,父亲下岗,家里的经济条件已无力支撑我继续念下去。我把目光投向了军营,乘坐青春轰鸣的列车,驶向了遥远的山东。在苦并快乐的军旅生活中,当作家的梦想依然伴随着我。每当深夜,戴上耳机,听着收音机里岚清主持的“沂蒙夜话”,柔和的语调读着一篇篇美文,像是甘冽的清泉,流淌进我的心里。终于按耐不住,提笔写了一篇短文,文字随着信寄出后,并没有抱能发表的希望。没想到,当主持人念到我的名字时,激动得眼泪差一点儿掉下了,那是我生命里发表的第一篇稿子,我仿佛看到了自己正朝着作家的方向迈近。然而,随后投的几篇文章,如石沉大海,让我的希望又跌入了谷底。

  就从2005年的一首流行歌曲开始说起吧,那首歌是光良的《童话》。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专门上网查了一下资料,这首歌发行的时间是2005年1月21日。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应该是上初二。记忆里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是在音乐课上。音乐教室在二楼,里面有音乐老师的钢琴和一台连有DVD的电视。那时候,对于我们所在的三线城市郊区的学校来说,这样的一间教室无疑就是人间天堂。音乐老师对我们很好,一般会在上课的前二十分钟教我们乐理知识,后二十分钟,老师会用DVD播放最近流行歌曲的光碟。我记得播完《童话》后,好多女生眼睛都通红通红的。我还记得你当时很爷们儿地笑着说,隔壁班的一个女生听完这首歌曲的MV后,哭得一塌糊涂。你说这话的时候,我分明看到了你的眸子里也有泪光闪动。

从部队转业后,工作、买房、娶妻生子。当作家的梦想,被锅碗瓢盆儿的碰撞声湮没了。唯一值得安慰的是,读书的习惯没有丢掉。劳累的工作之余,读书成了我解除疲惫的最好办法。读书时,忘记了尘世的劳苦,忘记了人生里的诸多不如意。那支写文字的笔,却被岁月尘封起来,一晃就是十八年。想起了汪静之在《出了中学校》中的一句话:职业是损害艺术的,我希望在一二年内能够弃去职业,专事写作。当然,汪静之是成名作家,即使丢掉职业,也不会为生计发愁。或许,我们所缺少的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就在一年前,偶尔在电脑上浏览网页,发现了短文网。一时技痒,投了一篇短文,从此一发不可收。短文网成了我最好的练笔平台,承蒙抬爱,有几篇征文获奖。又一次看到了漫漫长夜的曙光,脚步却变得踏实了许多。前不久,往一家刊物投稿,编辑让写个人简介,我理直气壮的把自己说成是网络作家。编辑回复,只能两篇里取一篇,我征求编辑意见,能不能把另一篇发到下期。编辑很不客气地说:一千多会员,水平都差不多,不可能单发你一人的文字。听后,不禁沉思,网络写手多如牛毛,还是要做好长期走下去的准备。

  与你相比,我一直觉得自己特卑微,浑身都是糟点。用湖南卫视比较火的真人秀节目《一年级》来做对比,你如果是安琪儿,我就是马浩轩,我们中间隔着千万个如你一般优秀懂事的像陈思成一样的阳光暖男。

又想起了我的语文老师的那句话:坚持是实现梦想的唯一途径!每个人,都曾有过梦想,放弃梦想的原因,其实是放弃了坚持。怀着谦虚谨慎的态度,脚踏实地的走下去,不要急功近利。我以我笔写我心,“但行心事,莫问前程”。体会漫长的过程带来的回味,生命会更有意义。作一首诗,谨以明志:

  你自小父母离异,懂事地跟着奶奶长大。你特别好强,从小学到初中都是班长。你学习成绩优异,对于不太擅长的物理,每次拿到不太理想的成绩后,你都会找同桌——如陈思成一般懂事稳重的男生请教补习。与你比之的我确是很多人眼中的讨厌鬼,少年时性格不和群、总是很自我、不懂得礼貌地与人交流,学习成绩更是一塌糊涂,就连打架也只有挨揍的份儿。

深夜犹闻砌字声,

  三年的初中生涯,除了看一堆没有用的“闲书”外,没有一门能拿得出手的成绩。于是,结局在故事的开头便已注定。你如愿以偿地考入市重点高中,三年后又考入大连的一所重点院校,而我却只是在外地高中百无聊赖地念了一阵子,后来因为胃肠炎又回初中附近的普通高中就读,且是降级一年。当然,与初中相比,高中毕竟是长大了,不能只是糊里糊涂地“混”日子了。于是,除了看“闲书”以外,我便多了一项“专业技能”——写一些不痛不痒的文字,然后不断地去买各种文学期刊,开始试着投稿,梦想着只要发几篇文章,再出一本书,没准我就是下一个韩寒,就可以走到你面前说:你看,虽然我不像你初中喜欢的那个同桌一样,物理学得那么好,可我是个作家啊!

几经寒暑蜃楼影。

  现在想来,我那时是多么无知可笑呀!梦想和现实之间永远夹着两个字:沉淀。我那时缺少太多的沉淀不说,更缺少清醒认识自己的反省能力。该完成学业的时候,却想着模仿已经找到自己下一步人生路的韩寒,其结果是心比天高,却只是只井底之蛙。后来大学退学,来北京北漂多年,经历的苦痛和失去,都只是因为没有在该干什么的时候干什么,才会走了许多弯路。幸好自己还够努力,亡羊补牢为时不晚,凭着能力和坚持,现在已经有一个可以让自己衣食无忧,并且喜欢且有能力做好的工作。

一片尘心初结网,

  不再像少年时那般,总是以梦想之名去撒野,如今更喜欢冷静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么,该做的是什么。我现在在做一份与文字相关的工作,白天是一家出版公司的编辑,去为别人出书实现梦想,晚上则窝在卧室,一杯咖啡伴我继续写着不痛不痒的文字,成不了什么畅销书作家,但稿费有余亦可当闲钱,还有一些热心读者访问我的微博并且留言说:这些年,我写过的短篇伴着他们走过了迷茫的青春岁月,想来已觉幸福至极。

漫漫长路图远征。

  旭儿,用这么多的篇幅写自己,只是想让你知道,人都是会变的。好人有可能会变成坏人,讨人嫌之人也有可能会成为某些人喜欢的人。但我必须得清醒地承认,我得到了某些人的喜欢,但这些人中却很难有你。最后一次得到你的评价,是通过初中一个老同学联系到你,我提出想去大连看看你,吃吃饭、聊聊天,可是你拒绝了。你让老同学对我说,我是你想起来就会很烦的人。此话若是在几年前听到的话,未经世事的我要么会勃然大怒,要么便是烦恼不已,而现在,我却只是笑了一笑。接受所有不能接受的,才能得到所有不能得到的。我想,这便是成长,是成熟,是内心的强大丰满。木心老人有一句名言:“不知该原谅什么,诚觉一切皆可原谅。”

QQ:1759278050

  所以,即使当下这封信你不会看到,也希望有一天若你有缘看到后,能原谅曾经的我带给你的反感,能原谅我不停地给你家里打电话,能原谅我年少时的轻狂叛逆,让你这个班长气得工作没有办法进行下去。如果你忘记了我,我也不会怪你,我只是希望你能记住《童话》这首歌就好。如果六十年后,我们都还身体健康地活着,世界也不会有所谓的末日,我多么希望那一天,我们可以单独坐在咖啡馆,再听一次《童话》,相视一笑,却脑袋不灵活地记不起对方了。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写这封信不是为了让你看到它,只是为给自己留下青春时的记忆。我不怕你忘记了我,因为在你的生命中,我是一个太不重要的过客,可是于我而言,你确是我这十年来一个梦中的影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