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街剃家

  老街把一些手艺活儿做得精湛的人称为家。你字写得好,写家;你戏唱得好,唱家;你头剃得好,剃家。被称为家就是最高赞誉了,你手艺好,还德行高。在老街东关开理发店的老陆就是个剃家。

一家没有招牌的理发店 一位腿脚不便的理发师

  小说故事里写剃头匠的传奇多了,老陆却是个没有传奇故事的人。论长相,普通得没有任何特点,扔在人堆里就找不着了。论身世,从小在老街流浪,十几岁跟着一位剃头师傅打杂,师傅过世,他就接了理发店,平平淡淡。非要说出点儿绝活儿,那就是老陆左右手都会用剃刀,使推子,能给自己理发,那得有多好的手感啊。

8元全包 分宜介垦场老职工35年的福利理发

  有一年夏天,老街许多人得了角膜炎,老陆也染上了。生意不能停,不能传染了客户,客户找上门来也不能怠慢。老陆就用毛巾捂着双眼,凭着经验和感觉给客户做活儿,发茬齐整,与平时手艺没有什么两样,惊得客户啧啧称奇。剃家的名声由此传开。

洗头、理发、刮脸、掏耳朵,全套8块,小孩子理发5块没有招牌,没有店名,老式的剃刀、推剪,用老派的手工剃刀理发、刮脸在分宜县钤东街道办事处天工路上藏着这样一家理发店,店里只有一位腿脚不便的理发师傅分宜县介垦场老职工夏侯林。35年来,这位56岁的理发师傅每天从早上七点至晚上八点准时营业,理发价格永远是市场价的一半。谈起35年来一直执行的福利价,他说:不忍心涨价,理发能养家糊口就够了,我是介垦场老职工,对场里有一份情谊在,就当给老职工们的福利。

  老陆几十年在老街开着理发铺,童叟无欺,随叫随到。有的客户半夜要外出进货,需要打理,会去敲老陆的门。老陆屋里的灯就会亮起,他一丝不苟给客户理发刮脸梳洗干净,不多收一分钱。有时客户过意不去,多放下几块钱,老陆也会记在心里,下次来理发就不会收钱。

一家没有招牌的理发店

  老街的买卖更新换代快,就是理发剃头的行当,没出几年也都换了门面,大大的霓虹灯映衬着美发厅、发型设计中心、美发会所,门口站立着的都是年轻的孩子,发型古里古怪的还染着各种颜色。

35年顾客络绎不绝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在分宜天工路上一家不起眼的中国移动缴费网点店铺内,细心的路人发现,这家店面一分为二,左边是缴费点,右边是没有招牌也没有店名的理发店,这半个店面不到20平方米,里头藏了一个简易的洗头间,仅一个理发位和一名理发师傅夏侯林。推剪、剃刀、一件围衣、一把上世纪70年代的钢结构古董座椅,这些就是夏侯师傅理发的基本工具;洗脸、剃头、刮胡子、掏耳朵,这是夏侯师傅理发的一套流程。由于患有先天性脚瘤,1983年开始,行动不便的夏侯师傅便靠着理发这门手艺谋生。35年来,从早上7点,到晚上8点,夏侯师傅一天至少接待25名顾客。

  老陆的招牌没换。老街人,尤其是上了些年纪的人还是喜欢来老陆店里理发剃头刮脸。老街人还是愿意听理发推子咔嚓咔嚓的质感声音,还是享受剃刀在脸颊上游龙走蛇的舒坦感觉。

一位腿脚不便的理发师

  老街人理发爱扎堆,越是人多越来凑热闹,在等候当中抽烟喝茶,便把老街近几天发生的奇人怪事数落一遍,评论一番。

35年的传统手艺口碑相传

  有人说,老陆啊,你也招个小姑娘来给撑撑门面啊,洗个头什么的,你没有见几个老主顾都被有妹子的发廊给拉走了。那双嫩白的小手在头上抓搓着,比你这老爪子可舒坦多了。

夏侯师傅,来,剃个头喔!听到声音,夏侯林放下了手中的象棋,踩着一高一低的脚步慢慢走到古董座椅前。换水调椅、围衣一戴、理发刮脸约莫二十分钟,一位顾客的理发服务就完成了。尽管没有招牌,不做宣传,夏侯师傅传统手艺理发却是出了名的稳,就连剃刀刮脸这样的精细技术活也做得得心应手。一传十、十传百,慢慢地大家都知道天工路上有个没有招牌的理发店,里面有一位会刮脸的理发师傅。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老陆只会憨憨地笑,说,我可雇不起。要享受,你们也去。

夏侯师傅是分宜介垦场老职工,他的顾客也大多是垦区职工,不少老职工一家三代都在夏侯林理发店剃头。一来,我就知道他们要剃什么发型。在旁人看来,最危险的剃头工具是剃刀,用剃刀刮脸更叫人心慌害怕,锋利的剃刀在脸上游走,手艺不到家则容易失手见血,然而,对于老顾客来说,这是来这里理发的必点项目。这些剃刀刀片由夏侯师傅手工打磨而成,片刻之间,就能让顾客的脸干干净净、容光焕发。凤阳镇的钟大爷如今71岁,是夏侯师傅20多年的老顾客。虽然住的远,但他仍旧习惯来找夏侯师傅理发。钟大爷坦言最享受的是剃刀刮脸和掏耳朵:很舒服,夏侯师傅的手艺好,我从不担心刮破脸。

  临近过年,老街热闹起来,大商场小店铺生意也多了。

35年市场价一半的福利价

  西大街一家大商场忽然失火了,火光冲天浓烟滚滚,几十号人逃生不及,在火烟中丧生。老街一下子就冷清了,被巨大的伤痛笼罩住了。

35年的垦区情谊

  街道处理事故的人找了几家理发店,请去给过世的几十个人修面整容,打理干净了好让死者家里人来认领。给死人理发梳头,没有一家发廊愿意干,这种晦气的事情会影响生意的。

夏侯师傅理发,除去传统的剃头手艺,传承不变的还有价格。35年来,夏侯师傅理发收取的费用一直都是市场价的一半。不少因口碑慕名前来的外地顾客,夏侯林也一视同仁,只收取福利价。即便是生意爆满的过年过节,也从不借机涨价

  街道人找到了老陆。

谈起35年福利理发的初衷,夏侯林向道出了缘由。今年56岁的夏侯林是介垦场的一名老职工,由于先天脚瘤,腿脚难以受力,无法做重活。考虑到他的特殊情况,介垦场派遣他学习理发技术以自食其力。1983年,夏侯林的理发室成立,是隶属于介垦场的唯一一家理发室。当时,水、电、店面等费用均由场里承担,夏侯林也只收取市场价一半的福利价,那时,分宜理发市场价三毛五,夏侯师傅收一毛五。1999年,随着介垦场改制,夏侯林的理发店搬迁出去,转为自负盈亏的模式,店租、水电、工具等费用也都由夏侯林自己承担。尽管如此,夏侯林仍旧延续着市场价一半左右的福利价,当前,分宜理发15元起步,夏侯师傅坚持大人8元,小孩5元的收费标准。介垦场对我有恩,剃头这么多年,都是老职工,我不忍心跟着市场一个价,就当给咱垦区老职工的小福利。当问及理发室的开支、盈利状况时,夏侯林说:我吃饱穿暖就可以了,做人就是要有一份情谊在。

  老陆闷头吧嗒吧嗒地抽烟,烟雾弥漫着老陆没有表情的脸。

网友点赞

  街道的人很着急,说价钱好商量,价钱好商量啊。

宋初根:从小到大就经常到他那里理发,理了有30年。他的手艺不错,他的精神更让我敬佩,他腿脚又不方便,但是却坚持了35年,本领可以学,但真正坚持下来的又有几个?为他点个赞。

  几个老客户说,老陆啊,你这招牌立起来几十年,能做成剃家可是不容易啊。想好了,接了这趟活儿,你的店就开到头喽。老街人都讲究个运气,谁还来你这店里找晦气啊。

风信子:我老公就是一位常年受益者。不管有多少人,都等着夏侯师傅理,理出来的发总是特别满意。好人一生平安。

  老陆看看门店的招牌,说,死者为大啊。咱不能让这些不幸的人,走了也憋憋屈屈的吧。

宋玉忠:记得小时候夏侯师傅经常推着自行车到村里来理发,每次都要到我家借个凳子,摆上家伙式,等待村里老小过来理发,手艺确实还可以,重点是不贵!

  老陆把烟抽足,收拾好工具,说,走吧,做活儿。

简简单单:我是受益者,为夏侯师傅的奉献精神点赞!

  老街人后来说,当时夕阳西下,老陆离去的背影很是悲壮呢。

木子:人生情怀,时代精神

  老陆跟随街道的人,走进了一个大仓库,火灾遇难的人并排躺了一地。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