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阳无辉

 Part
7  离别之殇

 Part 16 羁绊之始

  2003年4月初,正值清明前后。也许是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意味着再过不久,大家就要各自分道扬镳了。平时再吵闹的同学们也都“平静”了下来。在那段期间,时常可以感受到班级里面充斥着一丝淡淡的伤感。

天子岗半山腰一处大石上面,宋君杰、俞一鸣、林若涵、童艳琳以及李思思五人焦急万分,三位女生更是吓得眼睛都红了,年纪不过双十的他们何曾经历过这种事情。在藤条断开,王辰风二人摔落山崖的那一瞬间,他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惊呆了!

  清明时节雨纷纷,说得确实不错。天空中淅淅沥沥的飘着细雨,微风一吹,将丝丝雨滴送入了学校楼道之中。一些学生踏过,留下一个个浅浅的脚印。渐渐地,随着更多的雨滴飘落,在无人察觉中,那些脚印慢慢的消失不见,亦或者,又被新的一些脚印所替代。未过多久,那些新增加的脚印又被其它的脚印覆盖。最后,在时间的流逝下,渐渐地干涸,只留下一串串即模糊又杂乱的印迹。谁也无法分辨那些印迹是属于谁的,或许有你的,或许没有……

“怎么办!怎么办!?”童艳琳惊恐的神色清晰的落入众人双眼。

  又是一个阴雨天气,易晏与他另外两个好友,宋君杰,王辰风三人懒洋洋的靠在窗边,看着窗外下个不停的雨,一种烦闷的气氛弥满着。

“都是我的错!……”林若涵一边哭一边懊悔。

  这时,王辰风突然问道:

看到大家都惊慌失措的神色,沉默寡言的俞一鸣立即说道:

  “你们有没有什么目标,或者说梦想?”

“君杰,我们俩先过去看看,山上树藤杂草那么多,也许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糟!”

  “五年之内出人头地!。”宋君杰脱口而出。

“可是这么大的风,我们轻易过不去!大家快去找些藤草过来,否则以目前的情况我们根本就走不到崖边!”宋君杰说着往一棵硕大的松树那里走去,在其上,一根比之方才更为粗大的藤条挂在上面。

  “五年?。”王辰风看了一眼宋君杰,不置可否。

随着天空渐渐变暗,铅云如墨一般越压越低。山风在这令人压抑的环境中叫嚣着,而原本的阳光早在起风之时就隐没进了厚厚云层之中,不见踪影。或许正如宋君杰说的,再过不久,便会有一场大雨落下,到时,众人的处境将更为糟糕!

  “你呢,易晏?”说着,王辰风看了一眼靠在窗檐上的易晏。

大约一刻钟过后,在五人合力之下,终于制成了一根长约二十余米的长藤。

  只见易晏双手交叉,紧靠着窗沿,两眼无神的望着窗外,只见一条一眼望不到边的江河缓缓的流淌,并未因这雨天而出现任何波澜。偶有几粒雨滴随风溅到他的脸上,也似全然未觉。

俞一鸣用力拉扯了一下长藤,确认了它的牢固后对着众人开口:

  “梦想?我不知道……”

“李思思,你们三个女生先跟在我们后面,小心点!”

  “哎,又是一个迷茫的孩子”,宋君杰打笑道。

此时的天子岗已不像刚才众人休息时那般平和温柔了,狂风如愤怒的天帝一般,从天空不断拍向山岗,吹动大片树木的同时,也给宋君杰一行人的前行带来了极大的阻碍。

  “那你呢,辰风?”易晏依然是望着窗外。

狂风乱舞中,宋君杰他们艰难的向着悬崖走去。在临近崖边约二十米处,俞一鸣停下脚步,对身后三女说道:

  “暂时没有多么远大的目标,先毕业再说吧,毕业后不是有三个月时间吗?我打算先去社会上面实践一番,如果感觉不错就不去上大学了。”

“就这里吧,再往前就不安全了。你们三个在这里帮我们拉着长藤,我和宋君杰过去。记住,别松手!”

  “到时候一起去,我也想去试试,你觉得呢,易晏?”

见三女立马紧张的点了点头,俞一鸣和宋君杰抓着长藤慢慢的往前走去。

  “呃,既然如此,就一起去试试看吧。”

…………

  说完,三人又沉默了。

与此同时,高约三百余米的悬崖上,离崖顶不到五米处,一条手臂粗细的树根从崖壁内破土而出。在它上面一只带有些许血迹的手牢牢的将其抓住。若是仔细看去,分明可以看到这只狠狠抓着树根的手,正有一丝丝的鲜血顺着树根往下滴着。似乎是因其用力过度,从而造成了更为严重的损伤。

  窗外的雨似乎永无止尽一般,不温不火的下着,压抑的气氛似乎更重了……

往下望去,只见一人单手抓着树根,还有一只手竟然拉着另一人!这两人凌空悬挂在那里,山风从他们身畔席卷而过,发出呼啸之声的同时,也令他们的身体愈加摇晃,境况异常惊险!

  沉吟了片刻,最先受不了压抑的宋君杰开口说道:

这两人,正是因采摘“九节兰”而滚落山崖的王辰风与易晏!

  “对了,易晏,最近看你和林裸男走得挺近嘛,是不是有啥想法呀?”

“辰风,你赶快放手,我可以试着去抓住那些树枝,运气好的话不会有事!”焦急的呼喊声从易晏口中传出,被风一吹,立刻消失无踪,使得正向山崖赶来的宋君杰二人无法听到。

  “瞎说什么呢?我是英语组长,他交作业背书都得到我这儿,多说几句话也叫走得近啊?哪你岂不是对全天下雌性生物都有想法了?”

“不行,这么高的山崖摔下去怎么可能没事!”王辰风低头看了一眼崖底,果断的回道。

  “哟,心虚了吧,我就这么随便问一下,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宋君杰的八卦本性表露无疑。

“那个树根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到时候两个人都会掉下去!”易晏露出愧疚的神色。

  “晕,我懒得理你。”

澳门新葡亰赌全部网址,“再坚持一会儿,仔仔他们肯定会来找我们的!”王辰风低沉的声音中透露出一丝坚决!

  “不过易晏,君杰这一点确实没说错,你对林若涵最近特别上心,上次你还天天送她上学,回家,老实交待,你是不是真喜欢上人家了。”王辰风看了看他俩,也插了进来。

山风越来越大,天空更是时不时的飘过几道闪电,轰轰的雷声在众人焦虑的情绪中从天边缓缓传来……

  “辰风,我说你都一把年纪了,懂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毕业后别去找工作了,先找个养老院养几个月再说吧,我都担心你找的那家单位嫌你年纪太大,不给交社保。”辰风比起易晏和宋君杰都长一岁,且长得较为成熟,因此他们俩平时总是时不时的拿这做文章,笑话王辰风。

 

  “再说她有男朋友了。”说着易晏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补了一句。

Part 17 营救

  “那只能怪你下手太慢了。”王辰风打趣道。

“哗啦!”

  “老王此言差亦,常言道,只要锄头挥得好,没有墙角挖不倒。”恐天下不乱的宋君杰据理力争。

又一道粗大的雷电闪过,将远处那片已暗淡无光的天边映照出短暂的光明。

  “什么倒不倒的,再过两个月都要毕业了,人家可没打算去大学,我就算有想法能怎样,所谓夕阳再美也只是余辉而以,所以劳烦你别再八卦了。”

“辰风,你还是放手吧,树根快支撑不住了!”易晏看着那已然出现数条裂痕的树根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声音。

  然而,王辰风二人没有发现的是,在易晏说完这句话后,他的双眼流露出了一丝极为不易察觉的暗淡。

而回应他的,只有那只死死拉着他的手似乎握得更紧了一些。

  “你小子就装吧,看你装到什么时候。”

“易晏!老王!”

  “切!”

“辰风!”

  “叮呤呤!叮呤呤!”

……

  “上课了,回座位吧。”

正在此时,一阵模糊的呼喊声从山崖上面隐隐传来。

  说着,三人慢吞吞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盘算着自己心中的“梦想”。

“是仔仔他们!”王辰风的声音激动中显得有些颤抖,“君杰!”

Part 8
 风雨中的决定

“仔仔!”

  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大家也都回到了各自的座位。由于易晏三人本就坐得靠近,纵然上课了,却依然在窃窃私语着。

“君杰!我们在这儿!!!”

  “喂,老王,易晏,跟你们商量个事”宋君杰轻声叫唤着二人。

崖顶,距离悬崖边四五米左右,宋君杰和俞一鸣正在不断叫唤着,狂风在他们周身肆虐,使他们举步为艰。

  “什么事。”

“君……杰……”

  “有屁就放。”听到动静的易晏转过头看向宋君杰。

正往前走的宋君杰身体一顿,疑惑地说道:

  “咱们马上就要毕业了,在这之前不做些什么吗?”

“我好像听到有人喊我……”

  “什么意思?”辰风问了一句。

“仔仔!君杰!”

  “你们想啊,再过两个月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很多同学朋友可能都不会再见面了。如果就这么走了,你们不会觉得遗憾吗?”

随着临近,那呼喊声渐渐地变得清晰起来。

  “阿色(宋君杰的绰号),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别拐弯抹角的。”易晏白了宋君杰一眼厉声道。

“老王,这是老王的声音!!”宋君杰显得非常激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