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霸王龙换了新发型 龙日一,你死定了2 小妮子

  我正在和周公牵手走进庄周梦蝴蝶的时候,手机“嘀嘀”地叫了起来。谁呀?我恨恨地转过身,眯着眼睛打开信息一看,又是苏小鱼这家伙!还让不让人睡觉啊?

上课铃叮铃铃铃地大叫了起来,大家立刻正襟危坐,小红豆老师走进了教室,他脸上的美丽青春痘还是开得很旺盛呢,嘻嘻。O—O‘奇怪,我怎么老是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拨我??一?’是从墙壁方向发出的。但是扭头去看,除了白白的墙壁什么东西都没有,真是邪门。更邪门的是,当我把视线从黑板上收回时,居然发现课桌上多了一只纸折的蟑螂,手工是挺精巧的,可!是!——为什么是蟑螂?我也有个外号叫蟑螂耶,这不是摆明了讽刺我吗?到底是哪个该死的家伙???瞟瞟四周的同学,一个个都没有反应啊,到底是谁在开本小姐的玩笑?“张……静……美……”像幽灵一样细微的声音突然传入耳膜,好像地狱的追魂使者,吓得我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死人在捉弄我?~:一(“张……静……美……”同样的声音再度响起,这次我听清楚了,声音是从我身边的墙壁传出来的。我迅速地扭转头。o—o‘天啊,我看到了什么?O一0‘我身边完好无损严严实实的白色教室墙壁上什么时候多出了一张脸?o—o“那张脸帅得人神共愤,却正在使劲地瞪着我,作出恶魔般恐吓的表情……看到那张脸的一瞬间,我的大脑确实有如白天撞见了吸血鬼般抽动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一一~「、o“~哈哈!那不是龙日一的脸吗?他什么时候在墙壁上打了个碗口大的洞?还做了个跟墙壁颜色质地相似度极高的洞塞?他是坐在和我仅隔一堵墙的隔壁高一一班上课,可是他以前的座位不是现在这个和我相邻的位置啊……这个家伙,居然破坏起学校的公共设施来了。我冲着墙壁嫣然一笑,便不再理他,专心听起课来,然后我的手机就在课桌底下嘶嘶嘶地震动了几下,肯定是那条死龙来短信了,果然!他发给我的信息是:“爱学习的蟑螂(讨厌,又叫我蟑螂,毫无疑问,刚才那个纸折蟑螂绝对是他的杰作了!)。看到这个帅帅的墙洞很惊喜吧?哈哈!~一。一~它还有个很COOl的名字哦,你猜叫什么?——龙眼!!!一0一哈哈!很厉害吧?我取的,是我的专利哦。”“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这可是破坏学校公共设施耶,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我的眼睛很。认真‘地盯着黑板,手指在课桌底下拼命活动。唉,没办法,因为龙日一老是要挟我上课和他短信对话,我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无奈地练就“短信盲发功”(即不用看按键就可以直接拼字发短信,跟电恼键盘的盲打有异曲同工之妙。)。“‘O’因为想时时刻刻分分秒秒看到你这张欠扁的脸!!!”什么欠扁的睑,你的睑才欠高呢!讨厌的死鱼龙!讨厌!!不过,心里还是有一点点甜蜜的啦。呵呵。再看一眼那个纸折蟑螂。便把它小心地藏进了课桌里。从这以后,每每上课时间。龙目一就时不时地通过那个墙洞来骚扰我,我总能收到一些怪里怪气的他从墙洞里塞过来的小东东,而且我们上课时候的通话方式。也改或递纸条而不是发短信了,因为这样速度会更快而且比较好玩啊。哈哈,一O~挺有趣吧?对了,龙日一有个很大的转变哦。那就是——他的发型变了,变得比以前更帅更酷了!!!…0~哈哈!~-on~那可是我的功劳,是我把他拖到美发店剪的,而且是我亲自给他设计的哦!我要理发师把他那个洋葱头剪了,换成了一个浅浅短短的有点点刺猬式样的发型,很精神,而且他的发色也变了,变成了金黄色。“好棒哦,我好喜欢!”不过,还是有点郁闷的,因为,我17岁的生日就快要到了,龙日一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明明早就知道我是哪天生日的(我用非常自然的方式暗示过他的),那条大笨龙,真是讨厌!“啊,老姐,就是后天了,后天是星期六,~n0一~后天你就长尾巴啦!”晚上,老妹尹雅瞪着日历对我说。她的眼珠子就快贴到日历上了,明明眼睛不好却臭美不戴眼镜,隐形眼镜取掉后的她,就老是那个小老太婆的样子。“你才长尾巴呢,我又不是猴子,说生日不就得了,一n~真是的。”我抱着枕头在客厅的沙发上噼里啪啦地玩电动。~…0喔喔~,老姐又快要老一岁喽,喔喔……。“石宰那个家伙老是欠扁。一:~(“怎么样?有没有很详细的生日庆祝计划啊?这可是你有男朋友以来的第一个生日耶。”尹雅一屁股啪地坐到我旁边,把两只脚丫子缩进沙发里,“咔嚓”一下把苹果咬得咯吱响。“这句话我应该问你们啊,你们预备怎么给我庆祝生日喇?”“IDon‘tKnow!老妈是我们家的财政司司长,你应该去问她啊。”“不用问了,肯定又是一个蛋糕一桌菜外加一支生日歌,我已经过了16个这样的生日了,16年的如出一辙让我学会对她——不抱任何期待!”“死丫头,你还想怎么样?你别忘了你的生日就是我的母难日耶,我辛辛苦苦生下你容易吗?”我以为是老妈回来了呢,O—O吓了一大跳,原来是张石宰那只狗崽子在学老妈说话,T—T‘我的妈呀,我怎么就有那样一个欠扁的老弟呢?“不对,老姐,这个生日你应该饱含期待才对啊,你别忘了你的男朋友龙日一,他可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贵公子哦,一定会给你很多意想不到的浪漫的。”尹雅这话算是安慰我吗?“浪漫?一:一(浪漫你个头,他八成连我的生日都不记得了,那个家伙今天一天都翘课,又不知道和他那帮小弟们跑到哪个鬼地方打群架去了,手机也关掉了,从早上到现在没给我打一个电话发一条短信,这算什么狗屁男朋友嘛。~:一(真是的……”说起那条臭龙就一肚子的火。一:(“~一On~哈哈,他本来就是那样一副德性的人嘛,谁叫你跟他交往的,活该!活该!!~一O一~哈哈……”“张石宰,>>-(你去死吧你!一p(>o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死蟑螂,五分钟后在宿舍楼下见,有重要的事情告诉你。要是不来,我就在下面大喊你的名字,把所有的男生都吵醒,哼哼……”

  这个叫苏小鱼的女生还真叫烦!我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我可不敢怠慢,苏小鱼可是说到做到的。“死蟑螂”的美称也是拜她所赐。在男生楼A栋,谁不知道有一只“臭名远扬”的蟑螂呢?

  我跌跌撞撞地来到楼下。只见苏小鱼倚在墙边,远远就对我一阵奸笑,“呵呵,死蟑螂,刚好四分五十九秒。还算你准时。”苏小鱼晃了晃手中的表,得意地说。

  “啥事?有话快说,我还要睡觉呢。你知道影响别人休息等于谋财害命吗?”我眯缝着眼睛,深深地打了一个哈欠。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死蟑螂,我要你亲口告诉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苏小鱼盯着我看。

  又是老一套!这个神经质的苏小鱼看小说也太多了吧?算了,就按照爱情小说里的情节跟她演下去吧。

  “很高兴你能喜欢我,但我已经心有所属了,而且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我先走了。”说完,我转过身,东倒西歪地准备上楼。

  “该死的蟑螂,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你啊。”苏小鱼在后面大喊道。

  “我也是认真的,我真的不喜欢你。”我头也不回,抛下苏小鱼一人在后面,便上楼去约周公了。

  午睡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头晕得厉害,爬起来灌了几口水。慢慢地清醒了过来。我摇了摇头,努力想回忆起一些事,好像是和苏小鱼说过话,哎呀,想不起来了。我连忙洗好脸,匆忙地赶去上课。

  教授古文的“古董老师”已经在讲台上讲得眉飞色舞了。我面带微笑从容地从后门走进教室,没有人会留意我,因为大家都很忙。我扫视了一遍教室,发现苏小鱼坐在最后一排,很认真地在写着什么东西,柔顺的长发一直垂到桌面。

  我走过去用力地拍了一下苏小鱼的肩膀,凑近她的耳朵说:“嘿,在干什么呢?这么认真!”

  苏小鱼把笔往桌面上一放,猛地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怎么了?莫名其妙。”我在苏小鱼身边的一个座位上坐下。接着又探过头去嬉皮笑脸地说:”苏小鱼,刚才在写什么东西呢?不会是情书吧?来,给我看一下。”

  苏小鱼什么话也没说,突然,把一个笔记本往我桌上一放,嘴里“哼哼”两声,我瞅见纸上写的全是:死蟑螂是个大坏蛋。

  我急了,用无比委屈的声音说:“苏小鱼啊,你怎么骂我呢?哎呀,我可怜的心脏啊!这么重的打击我怎么承受得了呀?”

  苏小鱼终于笑了,用拳头打了我一下,说:“哼,你自己心知肚明!”

  我隐约想起中午的事情了。天啊!苏小鱼不会是认真的吧?她喜欢我?我假装糊涂地说:”苏小鱼,我中午会见周公的时候好像碰到你了。因为当时实在无法抵挡周公的盛情邀请,所以抛弃了你。你应该生气的,我是大坏蛋,我向你非常严肃地道歉。”

  苏小鱼听着,“咯咯”地笑得更响了。这时,古董老师终于停下来了,扶了扶眼睛,环视了一下教室,大声地咳嗽了几下。我和苏小鱼伸了伸舌头,彼此做了个鬼脸。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2

  其实我的名字并不叫“死蟑螂”,我的本名叫做“史小强”,苏小鱼看了星爷的电影里的蟑螂小强,于是很光荣地叫我”死蟑螂”。

  今年我19岁,苏小鱼17岁,上大学一年级。也许你会觉得奇怪,才17岁就可以上大学了吗?因为苏小鱼上小学的时候连跳了好几个年级。她啊,别的暂且不说,脑袋是公认的聪明。平时看她没怎么努力,但是考试成绩却总是比我好。

  苏小鱼是我5岁生日过后,跟随她的父母从外地搬过来的,而且成为了邻居。

  苏小鱼那时非常可爱,扎着两条小辫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又黑又大的眼睛。我那时长得虎头虎脑,是院子里的一个“捣蛋鬼”。苏小鱼的乖巧模样让我有一种想欺负她的欲望。于是,我抢她的棒棒糖,捉毛毛虫放在她的衣服上,她会狠狠地扑过来,用小拳头打我,嘴里还骂着.“小强是个大坏蛋。”于是,在院子里,经常可以看到一个小女孩追赶一个小男孩的情景。当然,前提是我没有还手,这种绅士风度我从小就具备了。

  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苏小鱼一直和我都是同班同学,我的一切所作所为都在苏小鱼的掌握之中。原本以为大学终于可以恢复我的自由身了,没想到还是考上了同一所学校同一个专业,更让人吐血的是,到学校后才知道,苏小鱼跟我竟然是同一个班!

  晚上躺在床上,突然想起给苏小鱼发短信。这是我们每天的“必修课”。十一点过后,苏小鱼总会给我发短信,跟我说很多的事情。但今天却没有收到。我按动键盘,飞快地敲出几行字:苏小鱼,怎么不给我发短信?

  过了许久,苏小鱼给我回了短信:我很累了,想睡觉,晚安!

  第二天,我迟到了,苏小鱼没有叫我。以前都是她打手机叫我起床的。顶着蓬松的头发,我急匆匆地赶去上课。

  教室里,苏小鱼正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听老师讲课。我在她身旁坐下,没好气地说:“苏小鱼,今天怎么不叫我起床啊?害得我都迟到了。”

  “你迟到还算是新鲜事吗?”苏小鱼白了我一眼,说:“而且,叫你起床也不是我的义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