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诱

  我是一幅油画。就像人有年龄一样,画也有岁数。我经历了五十个春夏秋冬,依照某种说法,已是天命之年。

毕加索,天才的拾荒者

  这个年龄的我特别喜欢回忆。

2011毕加索中国大展于近日在上海世博园中国馆揭幕,62件毕加索真迹从法国巴黎毕加索美术馆
穿越来到中国,展出整整三个月:《雕刻家》、《朵拉玛尔肖像》、《坐红色扶手椅的女人》等毕加索的代表作将悉数露面。

  五十年前,初夏午后,简陋的画室。一条白色的浴巾搭在宽大的藤椅上,她斜躺在浴巾里,一双腿勾住藤椅左扶手,脚悬空垂在椅外,右胳膊撑住藤椅右扶手,头舒适地枕在右手掌里。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将一片柔和的橘色光影投映在她的胴体上。她的脸微微朝向窗口,因为羞怯,脸颊上久久凝滞着两朵红云。

展出中最早的一幅画作是毕加索14岁时完成的油画《赤足少女》,最近的一幅是1971年的《星期天》,那时画家已90高龄,这批画作囊括了毕加索从少时到晚年各时期的作品,为我们清晰地勾勒出这位大师一生的创作脉络,为毕加索的艺术人生作出别样的注解

  他立在画板前,目光在她的身上一点点游走,落在圆润饱满的双乳上时,他清晰地听见了自己胸膛里强有力的心跳。他拿起水杯,大口大口喝光杯中的水,喉结滚动,努力平复澎湃的心潮。终于,他调整到一个画家的最佳状态,拿起画笔,在画布上开始专注地工作。

为运送这批艺术中的奢侈品,动用了8架专机,保险金额高达数十亿。然而,这位孤独天才在上海却并未立刻获得与其知名度相匹配的关注,人们更愿意谈论他迷恋女人的生活方式,而那些与毕加索纠缠不清的女子,大都能在这场展览中窥见踪影。

  一周后,他牵着她的手走进画室,站在蒙着绸布的画板前。“闭上眼睛。”她垂下长长的睫毛,听话地闭上眼。绸布从他的手中落下。她缓缓睁开眼。

中国,毕加索从未来过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1

不是没有机会,他的中国知音、艺术家张仃就曾在1956年建议毕加索做中国的荣誉公民,邀请他到中国看看。但那天,穿着短裤、背心的艺术家思索良久后说:中国太好了,但是年纪太大了,怕到了中国后,(艺术)又有一个大变化,会受不了。就这样没有成行。

  她惊喜地瞪大了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画布上将身体展露无余的自己,仿佛一个她从来不认识的自己。她伸出手,在画布上轻轻滑动,在那个充满诱惑的身体上轻轻滑动。她的手最后滑到他的手里:“你真了不起,把我画得这么美!”他拥抱她:“了不起的是你,是你帮我创造了奇迹!”

然而在
10月18日的2011毕加索中国大展揭幕时,利用全息投影技术,圆圆的脑袋、蓬乱的头发、有些发胖的毕加索竟然穿越现身上海世博园中国馆,完成了未曾完成的中国之旅。

  他们的婚事遭到她父母的强烈反对。她被锁在家里。父亲咒他伤风败俗,母亲骂她不知羞耻。一些街坊也私下议论,朝她家吐唾沫,这令她的父母加重了对他们的诅咒和辱骂。很快,在异地给她相了一门亲,男方来过两次,冬至的时候,便将她远嫁了。

对于毕加索这样的世界级艺术家,他的作品注定了会走过他本人未曾走过的路。早在1983年,法国总统密特朗访问中国,就带了25幅毕加索作品来华展出,而2005年北京也曾举办过大规模毕加索版画展。但无一能及此次上海毕加索大展的规模48幅油画、7幅版画和7座雕塑共计62件作品、50幅毕加索生活摄影,以及长达三个月的展期某种意义上,毕加索真的来了。

  整整一个冬天,他窝在画室里拼命作画。他在画布上涂抹出一片片诡异的色彩,仿佛面目狰狞的鬼影幻象。画累了,他就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瞪着斜躺在藤椅里的她,瞪着橘色光影里少女的胴体。他痛苦绝望的神情,使整个画室充满凝重而压抑的悲伤,就像窗外天空笼罩的铅色阴云。那个冬天,无比漫长。

14岁就能画得和拉斐尔一样好

  他娶了妻。妻子是一个贤惠温厚的女人。除了上班,他每天埋头作画。他不允许任何人踏进画室半步,包括他的妻子。直到突然有一天,有人告诉他的妻子,他在单位被一些人带走了。

展览开幕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澳门新葡亰网站所有平台,  妻子第一次走进了他的画室。第一次看见了他的油画。藤椅里的少女像初生婴儿一样裸露着身体,羞怯而舒适,每一寸肌肤闪动着露珠一样的光芒。光芒刺痛了妻子的眼睛,脸上变幻着复杂含混的情绪。妻子端详片刻,慢慢蹲下来,蜷缩着身体低低地哭泣,肩膀不停地抖动,头发披散了一地。过了很久,她终于停止哭泣,小心地将油画从画板上揭下来,慢慢地卷成轴,然后快步走出了画室。

七个展室涵盖了毕加索从童年到晚年各个时期的创作,用毕加索博物馆馆长安娜巴达莎莉的话说,(它们)勾勒了毕加索漫长绘画生涯的脉络,这道蜿蜒了70年岁月的时间痕迹,回溯了他渴望回到童年的漫长旅程。

  几个陌生男人找上门,将画室翻得底朝天,把所有的画搜出来一一过目,统统销毁。他们找她谈话,她的丈夫有严重的资产阶级倾向,问她是否知道丈夫在其他什么地方私藏了油画。女人用力狠狠抹了一把脸说,我坚决同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站在一起,坚决跟他划清界线,请各位领导同意我马上与他离婚。

开启展览的《赤足少女》,是毕加索14岁时的天才之作。昏黄的光影里,椅子和地面的空间关系被隐藏,女孩裙子的颜色从朱红到暗红渐变起伏。14岁就能画得和拉斐尔一样好并非虚言。

  每个人对于往事的回忆,都会出现一些模糊不清的片段吧?我也是这样,每次回想到这里,接下来就是停顿和空白。在这片空白里,我感觉自己沉睡了很长时间,睡得踏实,睡得安稳。

蓝色时期与玫瑰红时期形成了色彩与心情的鲜明对比。蓝色时期的毕加索是忧郁的。展出的作品《男子肖像》(1903)让人领略到了画家第一次属于自己的风格,无论背景、人物,还是人物脸部细节如眉毛、头发、眼睛,蓝色主宰了一切。而玫瑰红时期里的甜蜜滋味,即便是100多年后的观众,依然可以听到花开的声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